红桃k娱乐-百度知道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kbd id='Ph7Xyp'></kbd><address id='Ph7Xyp'><style id='Ph7Xyp'></style></address><button id='Ph7Xyp'></button>

                                                                                                                                                                          红桃k娱乐-百度知道


                                                                                                                                                                          时间:2017-08-07    文章来源:通州时空    点击次数:694    参与评论 2321人

                                                                                                                                                                            病历可以篡改 生命不可再来
                                                                                                                                                                            为天堂里的丈夫与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维权之路


                                                                                                                                                                            2008年4月9日我最亲爱的丈夫,一位为国家地质事业奋斗了一生的高级工程师,被极端冷漠不负责任的医生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2008年3月28日(星期五)下午3时左右,我爱人突感腰部疼痛,我呼叫120将他送往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部急诊室。当时接诊医生怀疑是尿路结石,要求做B超检查,我租了一辆推床,推着他去B超室,检查后不是尿路结石;医生又怀疑是腰椎有问题,我又推着爱人到骨科住院部,检查

                                                                                                                                                                            后医生说不像腰椎有问题;又要我们去泌尿科检查,我又推着爱人到泌尿科住院部,检查后说不像泌尿方面的问题;又要我们去骨科检查,说完就走了。当时我爱人躺在推床上痛苦呻吟,而我又是双腿和一只胳膊已骨折钢板还未取出的病人,当时在泌尿科住院部急的边哭边说,我说:骨科要我们来泌

                                                                                                                                                                            尿科你们又要我们去骨科,你们把我们病人象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你们到底还救不救人?这时病房里的病人都围了上来。医生见状又过来了,说我们打电话让骨科医生过来,骨科医生来了检查后又建议我们去血液科检查。而各科住院部都不在同一栋大楼,我一边打听一边艰难的向血液科推去,而通向

                                                                                                                                                                            血液科大楼是一个向上的斜坡,我不顾一切拼命向上推去,当时就一个信念不能后退否则后果不堪设
                                                                                                                                                                            想。终于到了血液科,医生检查后说不象血液方面的病症,要我们回去。我说他这样我们怎么能回去呢?于是又要我们去急诊室观察,说第二天再做腰椎和胸部CD检查。考虑第二天人多,当晚将CD做了,当我们到达急诊室时已是深夜11时。急诊室医生要我们第二天再去呼吸科检查。第二天早晨由于值班医生换了,他们要我们去看门

                                                                                                                                                                            诊。我说患者是急诊病人,如果病人出了问题你们要负全责的。这样才让我们去呼吸科,我又推着爱人去呼吸科,检查后医生还是建议我们去血液科。当我们再次到达血液科时,医生还是说不象血液方面的疾病。这时我就哭着哀求医生说:“你就让我们住下吧,确诊后属于哪个科的疾病我们再转到哪

                                                                                                                                                                            个科,这样他们才收下我们。这时已是中午时分。办完住院手续后,即抽血化验,并说最后结果只有等下星期一(当天是星期六)做骨穿后才能确诊,直到星期一傍晚,医生告诉我,爱人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当时我们相信了医院的诊断。4月1日主治医生刘沁华说需要化疗,并将药贩子带到患者家属面前,兜售4000元一支,共3支,计12000元的进口化疗药物善维达。但在整个化疗过程中,无法知道化疗药物的使用情况。

                                                                                                                                                                            4月1日下午4时长期医嘱下化疗药物善维达医嘱,但在下医嘱之前4小时的中午12时有该药物执行记录;

                                                                                                                                                                            4月1日下午4时临时医嘱下化疗药物长春新碱,医嘱上没有执行记录,但在下医嘱之前13个小时的凌晨3点长期医嘱执行单上有手写的执行记录。

                                                                                                                                                                            4月1日下午4是临时医嘱下还原性谷胱甘肽/VDS后,没有化疗药物VDS医嘱,但在下医嘱之前13个小时的凌晨3:20有还原性谷胱甘肽执行记录。

                                                                                                                                                                            特别是爱人去世的当天,早晨7:30分血常规化验结果出来,很多指标已经无法测定,这时患者异常情况已经出现,但院方未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和抢救措施。直到8点多我到达医院听说爱人高烧39度多,我赶忙去找医生,当时主治医生刘沁华就坐在护士站,我和她说爱人发高烧,她说我知道

                                                                                                                                                                            了。直到10:00护士才给爱人上心电监护,这期间没有医生到病房查看过患者,也没有采取任何救治措施。大约中午时分刘沁华来了一下病房,笑眯眯的看着爱人,不到1分钟转身就走了。这一幕我永远都忘不了。正是这一幕促使我走上了诉讼之路。

                                                                                                                                                                            由于长期医嘱、临时医嘱、护理记录及费用清单中记载的用药情况存在多处不一致,患者住院期间使用的药物已无法得到确认,不能排除患者病情发生变化是由于医院不当用药造成的。 加之医院的延误救治,使患者丧失了最佳的救治时间,最终爱人不治而亡。

                                                                                                                                                                            爱人去世后,我复印病历,发现医院不仅在诊疗及护理方面存在问题,而且还恶意篡改病历。为了给爱人讨回公道,找出爱人去世的原因,我查阅有关医学资料,学习相关的法律法规。于2009年4月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从此走上了漫漫的医疗维权之路。

                                                                                                                                                                            起诉到法院后,医院提出鉴定申请,鉴定前法院组织双方对病历进行质证。质证过程中发现确诊爱人白血病的6张骨穿化验单住院号均不是爱人的住院号,而且还销毁爱人去世当天的原始护理记录,重新伪造了一份护理记录。而且病历记录之虚假已达到荒谬的地步,病历中一面记录患者处于浅

                                                                                                                                                                            昏迷状态,一面又说患者告诉查房医师自己的尿量。还有很多相互矛盾,记录明显虚假、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在大量的证据和事实面前,医院拒不承认他们有任何过错。还说原告滥用诉讼权利,是原告不懂病案书写规范,不了解医疗常规,对《住院病案》提出无理质疑。

                                                                                                                                                                            我向法院起诉,至今已近8年时间,经历了一审、二审、发回重审。

                                                                                                                                                                            一审阶段经历两次质证、两次前往上海参加鉴定听证会。第一次鉴定因患方对医院提供的病历存在销毁、伪造、篡改,内容前后矛盾,严重违反《病历书写规范》的规定等等诸多问题,使其病历的真实性不能确定而提出质疑,因此鉴定材料被鉴定机构退回。

                                                                                                                                                                            法院第二次委托上海司法鉴定中心对病历进行鉴定,2011年 12月 5日举行听证会。听证会就是要听取医患双方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但听证会上,法医不让我们说话,说以材料为准,材料上有的就不用说了,在我坚持陈述了一半即被打断。事后知道材料还是被当场退回。2012年4月20日法院致函鉴定中心称“对病案护理记录12--14页中被重新誊写且无原件印证部分不做鉴定依据”。

                                                                                                                                                                            直到一年后的2013年,法院才收到鉴定中心退卷函。退卷函中竟然谎称:“期间,原告当事人多次致电本鉴定中心,坚持认为被告提供的病历不是客观、真实、准确的记录,不能作为鉴定依据。鉴于当事人对病史材料存有较大异议,本鉴定中心经研究决定不予受理该案”。

                                                                                                                                                                            我以人格担保,听证会后原告当事人没有和鉴定中心任何一个人通过一次电话,但不知鉴定中心出于什么原因,居然撒谎。而医院竟将这作为救命稻草,多次说原告干扰了司法鉴定。

                                                                                                                                                                            经过庭审,2014年6月14日一审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作出判决,推定被告医院诊疗行为存在过错。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病历资料应当完整、客观的记载患者诊疗过程,即使有所修改,也应保留原始件以供核对。被告医院确认对患者的病案中护理记录13、14页予以重新誊写,但无法提供原始件进行核对;且病案中检查报告单的住院号记载不正确,致无法完整还原患者诊疗情况,本院确定被告医院在对患者的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被告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

                                                                                                                                                                            医院于2014年7月18日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而二审法院以再简单不过的8个字“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案件发回重审,使案件的审理又回到了原点。而裁定书中并未阐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及法律依据,也未对哪里事实不清,什么证据不足给予详述,更未说明正确事实和清楚事实是什么。

                                                                                                                                                                            2015年5月14日重审第一次开庭,法院要求双方协商鉴定机构,我提出在一审和二审中医院对我们在质证中提出的问题一直避而不谈,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法官当庭要求医院将我们再次提交法庭的质证意见拿回去逐条给予答复,一周内将答复意见提交法院。但直到目前为止院方也没有给予任何答复。
                                                                                                                                                                                 
                                                                                                                                                                              在此后的时间里,原一审法院多次委托鉴定,均因病历无法反映患者真实的病情变化、护理及治疗经过、用药情况、抢救过程,导致案件争议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鉴定机构均拒绝受理。

                                                                                                                                                                            2016年12月5日重审第二次开庭,医院始终不承认他们有过错,狡辩他们的医疗行为符合医疗常规,病历的书写符合规范。
                                                                                                                                                                            法庭上原告没有同意调解。庭审结束,我们还没有离开法庭,法官和院方代理人说,希望医院拿出诚意给出一个调解方案,被告竟说原告有病。

                                                                                                                                                                            在我与医院的拉锯战中,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出现医疗纠纷后,越来越多的百姓铤而走险,冒着被刑事拘留的危险、采用暴力的方式来解决医疗纠纷?因为在出现医疗纠纷后,医院不是主动反思自己的失误,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他们巨大的社会资源、足够的时间和经济实力,与弱小的患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方的维权成本。甚至通过伪造、篡改病历来逃避自己应承担的责任。

                                                                                                                                                                            下面请广大的网友看看医院这样的病历是否符合规范,是否患方在无理质疑,是否应该就目前的病历无法查清事实承担全部责任。

                                                                                                                                                                            不是在培训班上课,就是在去培训班的路上。这句话足以形容6岁轩轩的暑期生活。今年刚刚幼儿园毕业的他,还有一个月即将升入小学,没有想到,原本轻松自由的暑假,却成了他最忙碌的“第三学期”。

                                                                                                                                                                            记者采访发现,“文化课+兴趣班”培训,如今成了大多数小学生假期的“标配”,也成了家庭在暑期的主要开销。

                                                                                                                                                                            虽然假期已经过去了一半,但不少家庭花费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对此,教育专家提醒,家长花费得多,并不代表孩子就学得多、成长得快,如何度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可以有多种方式。

                                                                                                                                                                            

                                                                                                                                                                            每周三和周六,是轩轩暑假期间最忙碌的两天。

                                                                                                                                                                            早上6点40分起床,7点半和妈妈出门,8点前赶到英语培训班,9点半下课,再转场两公里以外的游泳培训班。中午11点半到家吃完饭,简单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半,轩轩又出现在贵池路一家绘画培训班,4点半再赶去上跆拳道。

                                                                                                                                                                            “累死我了”,晚上6点钟,轩轩和妈妈走在回家的路上,高达40度高温下奔波一天,6岁的轩轩看起来疲惫不堪。

                                                                                                                                                                            游泳、绘画、跆拳道、尤克里里、英语、乒乓球、国学、语言表演,这些是轩轩一个暑假参加的兴趣班培训,以一门课一周两次的课程安排,轩轩每个星期需要上18次课。

                                                                                                                                                                            “暑假以来,我就没有好好玩过一天”,面对轩轩的抱怨,轩轩妈妈面露难色:“同龄的孩子们都在学,就怕一偷懒,人生还没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涛涛是合肥45中一名学生,尽管学习成绩优秀,名次排在年级前二十名以内,但是这个暑假,他几乎每天都在各个培训班里上课。

                                                                                                                                                                            涛涛的妈妈有一张学习时间表,早上7点起床,8点到9:40,数学;10点至11:40,语文;下午3点至5点,英语。晚上7点,作文提高班。

                                                                                                                                                                            “这个暑假只有‘暑’,没有‘假’”,虽然暑假完全不像假期了,涛涛也不敢抱怨,因为每天接送照顾他的妈妈更辛苦,况且同班的同学也都是这样,没有哪一个同学愿意自己“掉队”。

                                                                                                                                                                            因此,他只能在微博上发发牢骚:“暑假无非就是换个地方继续上课,我对假期没有一点幻想。”

                                                                                                                                                                            

                                                                                                                                                                            即将上初一的学生凌风在这个暑假里并没有自由自在,他依然要和平时一样,去上6个培训班的课程。

                                                                                                                                                                            “一开始没有打算给他报补习班的,想让他暑假期间好好休息一下”,没有想到凌风在参加一所中学的招生考试后,凌风的妈妈彻底不“淡定了”:“一直以为孩子学习成绩不错,没有想到考试竟然排名在中下等。”

                                                                                                                                                                            短暂的紧张之后,凌风妈妈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跑了十余家补习机构,迅速地给凌风报了6门课程的补习班。

                                                                                                                                                                            细算起凌风暑期培训班的各项费用,她的妈妈也有些咋舌:语文900,数学900,英语900,体育1000,二胡一节课150元……平均到暑假时间里,培训班费用大概6000元。如果加上去海南参加的学校组织的夏令营费用,一个暑假花费了上万元。

                                                                                                                                                                            这些费用对于家境优越的家长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凌风妈妈来说,暑期补习班的费用,需要不吃不喝省下两个月的工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动辄给孩子花费上万元补课的家长不在少数,以文化课举例,每门文化课暑期收费一千元左右,五花八门的兴趣班收费更是高昂,例如一对一的乐器班,收费都在一小时150元左右。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市场上五花八门的培训班,主要分为两大类:文化课和兴趣班。文化课主要是学校里的各门学科延伸教育,而兴趣班主要有舞蹈、美术、乐器等。

                                                                                                                                                                            而家长一般会给孩子选择至少两个培训班:文化课+兴趣班。数学、英语、绘画、乐器都是重点选择对象。而像凌风这样,假期几乎被培训课占满的情况,不在少数。

                                                                                                                                                                            很多家长发现,不经意间,小区周围、学校门口、商场、写字楼里,布满了各类培训机构。在合肥,一层楼或一栋楼都是培训班的现象并不鲜见。以位于潜山路的商之都为例,面积不大的商场三楼,竟然有十余个培训机构,培训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主要有英语、钢琴、绘画、舞蹈等。

                                                                                                                                                                            许多孩子的暑期生活和平时上学一样,从早到晚,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培训班。有所不同的是,培训班的门外,坐满了望子成龙的家长们。

                                                                                                                                                                            

                                                                                                                                                                            晚上10点,把孩子从补习班接回家以后,佳怡的妈妈疲惫不堪。

                                                                                                                                                                            6点钟下班以后,一刻不敢耽搁,一路飞奔回家给佳怡热了中午的剩饭,7点准时出门参加晚上的数学补习。

                                                                                                                                                                            2个小时的补习时间,佳怡妈妈哪也不敢去,站在补习班门外,和其他一些熟悉的家长聊天。

                                                                                                                                                                            本来是想交流一下孩子学习情况的,没有想到,越聊越慌乱。“谁不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但是得知其他的孩子已经能熟练地用英语口语交流,还有的孩子小提琴考过8级,不可能无动于衷,其实什么都不怕,就怕比孩子。”

                                                                                                                                                                            志杰的妈妈最近在为一对一补课的事情头痛,即将升初二的志杰,成绩一直是班级十名,今年暑假前期中考试,志杰的数学成绩甚至考到班级第三名。

                                                                                                                                                                            “虽然他成绩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心里实在没底,不知道他真实水平如何”,为此,志杰妈妈一直在物色“一对一”的补习老师,尽管一小时几百元的补课费,对于家庭来说负担不轻,她还是觉得价有所值。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几乎所有的培训班暑期都是热火朝天,挤满了前来补习的学生和家长。很多的孩子连轴转,从这个教室出来以后,转身继续到另外一个教室上课。

                                                                                                                                                                            动辄上万元的补习费用,虽然赚钱不易,但家长总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起跑线在哪儿,没人知道。

                                                                                                                                                                            “现如今,不拼收入,不拼家境,就怕拼孩子,总之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差”,很多家长这样表示。

                                                                                                                                                                            

                                                                                                                                                                            培训班的火热,背后隐藏着家长“千焦百虑”的心。

                                                                                                                                                                            如何让孩子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假期?教育专家建议,如今孩子的暑假生活越来越丰富,家长也越来越舍得花钱。但是教育孩子不能有攀比的心理,也并非学的越多,孩子就越优秀。对于低年龄段的孩子而言,学习压力不大,应该尊重孩子的兴趣,有针对性地选择培训班,但是家长不应过分“压榨”孩子的放松时间,尊重孩子的天性才是最重要的。

                                                                                                                                                                            “暑假本意就是夏天休养生息的日子,一味强调学习,也容易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合肥一位多年有着教学经验的老师表示,即使是暑期安排孩子上补习班,也不能把孩子的课程安排得太满,还孩子更多自由的时间,让孩子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暑假的目的是让孩子回归放松的状态,这样才能适应新学期的学习。家长切记不要让补习班成为孩子们的‘噩梦’”。

                                                                                                                                                                            来源:中安在线

                                                                                                                                                                          责任编辑:张建利